蹦!車子快要騎到媽媽常去的那間教堂時,發出一聲像是沖天炮的聲音,同時還大力彈跳了一下,我的屁股震得有點痛。下車,我檢查車子,就發現後輪旁邊那兩個小車輪,左邊的那個掉了,我想一定掉在剛才那個洞裡面,我想回去撿,但是又有點怕,所以我又試騎一下車子,結果還可以,甚至更好騎,所以算了,不要理他。都是爸爸害的啦,跟他講,騎那個四輪仔都被軂腳仔他們笑,叫爸爸幫我那兩個小輪子拆掉,爸爸都不要,還說如果那兩個輪子不見了,就要把我的腳踏車拿去丟掉。想到這裡,我有點擔心,不知道回去會不會被爸爸媽媽罵?還好,已經過年了,應該不會,我想。

教堂門口的那個燈還在亮,黃黃的,又那麼圓,看起來真像一頂安全帽。爸爸不喜歡媽媽上教堂,我也不愛去,每次去到那裡,媽媽都要我學那些奇奇怪怪的話,那些話我才不要學,平常又用不到,說了還會被軂腳仔他們笑。有一次,爸爸和媽媽吵架,媽媽就帶我去教堂,也沒做晚飯,後來是阿媽和阿公來教堂,才把我和媽媽帶回家。

欺侮無力抵抗

我想,少了一隻腳的香爐就是不穩,正像我現在騎的那一台四輪仔。

不知道,為什麼今年爸爸不再載我去了,是因為去年我不乖嗎?

「咖啡仔,你那騎來這?」軂腳仔騎著他那輛很葩(拉風)的越野車,還有四五個他那一班的同學,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,擋在我的前面。



內容來自YAHOO新聞

軂腳仔那幫人互相看了一眼後,立即爆出哄堂大笑。「按怎,恁爸仔敢無和你講(你爸爸沒有告訴你),自從去年的香爐河(被)恁爸仔撞倒後,今年無賣(不要)搶頭香,改領福袋,你擱伓知哦(你還不知道)。」

爸爸說,他小時候,我們這裡都是甘蔗田,但是更早以前這裡都是種旺來,後來因為沒有人要收甘蔗,所以大家都改種別的東西,像軂腳仔(高個兒)他們家現在都是種蕃麥。蕃麥竹戈花很醜,不像旺來花,紅紅的比較漂亮,但是蕃麥長得高,也沒有刺,可以在田裡面玩捉迷藏。有一次,陳老師來做戶外教學,他連蕃麥開花了也不知道,真是笑死人。

這條路我騎過很多次,不過多數是在白天。路很寬,有時候路上有很多車子,開很快,我在他們的後面,怎麼用力騎都追不上他們,我想再過兩年,像大漢仔一樣大,我就可以騎爸爸的歐兜邁,那時候就可以和他們一樣快。現在是晚上,雖然有路燈,有些地方還是很暗,但是我不怕,因為這附近企業貸款我都來玩過了,我知道我剛剛經過的是旺來伯的鳳梨田。

就在軂腳仔他們「揚長而去」時,軂腳仔假好心地送我一句話:「頭殼壞掉,行不著路都伓知(走錯路都不知道),也無看墳,多一爿的車有卡多(也不看看哪一邊的車子比較多)?」

不知道騎了多久,我的精神「恍恍惚惚」,等到再開眼,我才發現我已經離開剛剛的車陣,面前的「產業道路」很暗,幾乎沒有路燈,背後也是一樣。我很害怕,我迷路了,但是想起老師說的話,我決定往回騎,騎到亮一點的地方,等等看,有沒有大人或是警察會經過。

門口的石獅子

去年,爸爸叫我拿好他的史瀝巴(拖鞋),叫我在門口等他,等他搶到頭香,拿到大獎,我們再一起快快樂樂的回家。本來我很乖,就在門口等,最多就是,有時候,把手放到石獅子的嘴裡,看它會不會咬我?當然,那只是好玩的啦,我當然知道那四隻獅子都是死的,不會咬人。我才不像菜頭仔那麼笨,菜頭仔他爸爸跟他說,不誠實的小孩子把手放進去,獅子就會咬他的手,菜頭仔那個笨蛋還真的相信,真是憨大呆。

中國時報【敖古仁】債務協商

我想,一切,一定都是因為爸爸搶不到頭香害的。那一夜,我在門口等了好久,好無聊,所以我就繞到廟的後面,看見有一個小門,門裡很亮,所以我就走進去,在走廊繞了兩圈以後,我就進到廟裡面,那時候廟裡面都沒人,空空蕩蕩的,只有坐在後面那個烏面的菩薩,像是沒睡飽,有點呆呆的望著前方的廟門口。那時,廟門已經關起來,外面很吵,廟裡,有幾個大人,用肩膀頂在門板。突然,不知道是誰,發出一聲號令,那些大人一起拉開廟門,同時趕快閃到兩邊,這時,「說時遲,那時快」,門口一下子像「潮水那般湧進來」一大堆大人,爸爸打赤腳,衝在最前面,跑第一名,眼看就要把他手中的那把香插進那個像是不倒翁的香爐裡,誰知道,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一個青仔叢,他是大胖子,一屁股頂開爸爸,卻又被後面追上來的大哥哥撞在一起,於是一群人一起撞到香爐上,那個香爐還來不及搖晃便翻個「三腳朝天」。一下子,所有的聲音和動作都立即靜止下來,那個畫面讓我想起,大漢仔用力搖啤嚕,拉開拉環,白色的泡沫像噴泉衝出來,然後又消氣,最後像是小便一貸款樣撒滿一地的樣子。就在大家安靜下來的那時候,我聽見爸爸喊痛的聲音,原來他的腳讓人踩到了。我怕他怪我沒有乖乖在門口等他,所以就偷偷從剛剛進來的地方又閃了出去。

自從去年的意外後,爸爸在庄裡多了一個外號,也很少和我說話,見了面只會「嘟嚷」一句,「衰尾仔(倒霉鬼)!」或許吧,我是真的比姊姊更帶賽(招壞運氣)。不過,是真的嗎,今年已經不能搶頭香了嗎?

領完紅包,我跟媽媽說個人信貸,我要到庄頭看大漢仔他們放鞭炮。說完我就騎上停在亭仔腳的四輪仔,沿著大水溝,往檨仔房屋貸款林那個方向騎過去。

被他們那幫人嚇了一跳,我鎮定精神後才說:「我要去廟裡拜拜。」

「騙肖欸,拜拜?我看是要去領福袋還差不多。」軂腳仔不屑地說。

聽他這麼一說,我倒是吃了一驚。「不是要搶頭香嗎,怎麼還有福袋可以領?」剛說完,我就後悔了。

最近旺來伯他們家起大厝,爸爸很羨慕,還去請教旺來伯要怎麼種旺來,不過爸爸說旺來伯教的撇步都無啥路用(都沒有用)。我不喜歡旺來伯,他很小氣,每次靠近他的田,他都叫我們不要進去,說裡面有灑農藥。騙肖欸,我才不稀罕。經過旺來田,再過去一點就是阿珍他們家,他媽媽在市裡當老師,每次約阿珍出來玩,他媽媽都說,阿珍要寫功課,要去補英文,叫我們不要去吵他,這是真的嗎?真討厭。

搶頭香弄傷腿

自從去年的意外後,爸爸在庄裡多了一個外號,從此他那隻被踩傷的腳就不太能走,再也沒有好過,也很少和我說話,見了面只會「嘟嚷」一句,「衰尾仔(倒霉鬼)!」或許吧,我是真的比姊姊更帶賽(招壞運氣)。不過,是真的嗎,今年已經不能搶頭香了嗎?

就在我「低頭不語」的時候,軂腳仔他們圍住我,其中一人伸手到我的褲袋,抽走阿公給我的紅包,順便連口袋裡的幾個黨現(銅板)也摸走。這次我完全沒有抵抗,任由他們「胡作非為」,大概是沒什麼心情吧,就在這時候,我好像知道爸爸這一年來為什麼不下田了。

阿珍的家再過去就是大馬路,以前媽媽都不讓我到這裡玩,她說這裡車子太多,很危險。不過,上一次,我坐在爸爸的前座,就是經過這裡向右轉的。那時候,爸爸還說,一定是前一年載姊姊去才會行歹運,搶不到頭香,所以去年換我去。我還記得,那時候爸爸騎得很快,風真透,很冷,不過我很高興。

我望著軂腳仔他們鑽進對面車道的車陣中,再看看面前沒有人車的道路,呆了一陣子以後,才掉轉一個方向,跟隨軂腳仔他們的方向。

星期故事-搶頭香

老師說的,要努力念書以後才會有「出息」,不會讓人看不起。我決定,以後一定要認真讀書。還有,我以後要學韓國話,故意到阿珍的面前講給他聽。

旺來伯起大厝

新聞來源https://tw.news.yahoo.com/星期故事-搶頭香-215005813.html

7559DDFD0BD91D18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房貸利率最低銀行

b99hx3dvb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